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新金沙盘口:抗美援朝战争中我的片断往事

本文地址:http://m01.3377018.com/zlpt/kxsl/202108/t20210824_179264.shtml
文章摘要:新金沙盘口,那里有什么好好感化为一道残影声音极低,两个人可不是好惹也想对付我们。

2021/08/24

闵永安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遵循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命令,发扬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抗击以美军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打出了国威军威,捍卫了祖国边疆,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保障了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稳定发展。

  我现年已九十有二。当年,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0军政治部民运队排级民运队员,每每回忆起在朝鲜战场上战斗、生活的往事,都忍不住思绪万端,泪眼婆娑……

不到时候,莫说过江

  1950年8月1日建军节那天上午,民运队孙队长突然找到我,说:“晚上民运队要去参加安东市在镇江山公园广场举行的军民联欢庆祝八一建军节大会,你要代表全军青年战士在大会上讲话。”我当时一愣,怕讲不好,就说:“我不行,你另找别人吧!”“大闵,这是给你的政治任务,你一定要完成好。”一听这话,份量很重,我无法推辞,只得说:“那好吧,讲什么呢当前朝鲜形势紧张,我们很可能要同美国作战,怎么说,你给我说个提纲,我去准备。”孙队长想了一下,说:“主要是借这个场合表表态,现在绝不要说我们要过鸭绿江,别的你自己掌握。”我当时想,偌大个军政机关为什么偏要民运队出人去讲话,有百十来号人的民运队为什么又偏点名要我去讲,估计是上级首长的意思吧。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上。一上午,我就在揣摩这个讲话的内容,打腹稿。我觉得讲话不能照稿念,一个20岁的青年战士代表,应该是朝气勃勃的,干净利落、简短明了地表个态,时间掌握在10分钟以内。

  黄昏时分,民运队全体集合到镇江山公园广场参加大会。公园绿色葱葱,会场气氛热烈活泼,大会由安东市组织,参加者有安东市各级领导和各地方单位的男女青年及我40军军直机关首长和全体人员,估计全场有万把人,军文工团还准备了文艺节目演出。见黑压压的人群一片,我心里又有点紧张起来,孙队长让我“别紧张,大胆讲”。我想也是,既然已准备好,还怕什么。我稳了稳神,压住忐忑的心跳,等地方领导讲话完了,主持人宣布:“青年战士代表闵永安同志讲话。”我轻松地跳了起来(当时大家都围坐在广场草坪坡上)走到场中央就开讲,心没慌,更没结巴,反正想到的都是如安东市群众如何拥军,军队负有的任务,以及对美帝国主义侵略本性要提高警惕,如果胆敢侵犯我国边境,我们就要它在国境线上死亡,等等。讲了估计有七八分钟的样子,总算完成了任务。回来,没挨批评。隔天,队长递给我一张地方报纸《辽东大众》,说:“你的讲话记者摘发了,还不错。”我赶紧捧起来读,虽然我的许多讲话被删节了,只摘发了最后一段,但不管怎样,这是我第一次上地方报纸,我将它剪下珍藏了起来。

跨过鸭绿江

  天天盼着入朝作战的命令,在1950年10月18日早晨终于传达下来:明天晚上,40军民运队要随我军司政机关等部队一起过江入朝作战。

  下午,我给家里写了封家信。我想,这一过江与装备现代化的美帝作战,必然是激烈的、残酷的,个人生死茫茫难以预料,作最坏的打算,这封家信也可能是最后一封了。信写完后,我请了个假到街上去寄信,顺便看看市里的街道,要走了,在祖国的土地上再走走,算是和祖国告别。我还到老城区去吃了一碗鸡丝馄饨和三个葱油馅饼,这是安东的名小吃,吃在口里,想在心里,让我在异国他乡也能感受到祖国的温暖。

  10月19日上午,我把战斗行装准备就绪后,新金沙盘口:就仔细擦拭我的三八盒子手枪,每个零件都拆卸下来,精心地一点点擦拭,擦得一尘不染,这是我心爱的武器,在解放海南岛时我就带着它。那时,民运队许多同志都配有既是防身也是迂敌作战的轻武器手枪。下午,好好休息睡了一大觉。17时开饭,食堂加餐,少不了猪肉粉条大白菜。饭后,大家赶紧将借老乡的物品一一归还清楚,准备出发,迎接战斗。19时左右,我们全队同志都武装整齐列队集合完毕,向镇江山公园广场军指挥机关集结地集结。

  部队是秘密过江作战,安东市没有组织群众欢送,街上也没有什么行人,两边的商店都已掩门关店,偶尔有三两个人站在屋檐下,笼着手看着部队行进。天气已凉了,寒风一阵阵吹过,只有微黄的路灯在寒风中摇曳。这时,我心中猛然涌起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我想,这一去我可能战死在异国他乡,但我所热爱和无限信任的部队,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领导指挥下,一定会打败美帝,胜利凯旋的。那时,在祖国大地上将会万人空巷,鲜花像海洋似的欢迎祖国英雄儿女们胜利归来。

  镇江山公园广场黑压压地挤满了部队,许多同志在黑暗中碰见自己熟悉的战友,热情地相互打招呼,有的还探问着这一次出国打仗究竟能打多久,有的说朝鲜充其量只三千里江山,打不了多久;有的笑着大声说就准备了一条牙膏,顶多打三个月。大家瞎议论,谁也说不清道不明。不久,夜空中响起出发的军号声,接着前后此起彼伏的军号声响起,部队已经蠕动,那些驮着迫击炮、重机枪的骡马,不时发出长长的嘶鸣,使寂静的夜空增加了兴奋的临战前的色彩。

  部队沿铁路向鸭绿江大桥前进。大桥以桥中间为国界,双方桥头有警卫,桥中间也有双方的警卫。当我们踏上大桥,看见桥下奔流的鸭绿江水,都不禁回头再看看还在闪烁着微黄灯光的安东,我情不自禁地轻轻唱起苏联共青团员之歌:“……胜利的星会照耀我们,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

差点发生误会

  40军首捷温井之后,民运队五分队接到任务,到楚山郡丰面(镇)去筹集粮食和收容失散掉队的同志。首长指示,路上可能还会遇到被打散了的敌人,为了安全,给我们配置了一个加强步兵班(只多了一挺轻机枪),如碰到敌军可以对付。

  夜晚上路,天很黑,几十米远就分不清物体。天气很冷,刚刚飞了一场小雪,路面有点上冻,我们都穿着冬装,毛皮靴踏在路上嚓嚓作响。深夜1时许,当我们离丰面还有几里路的样子,突然,前方百把米远的地方,传来大声的呼喝声和命令声,好像是朝鲜话,我当时和几个战士走在前头,连忙跳下路边沟里,大声反问:“你们是什么人”心想莫非遇上了南朝鲜的敌伪军由于天太黑,看不清前面的情况,只听见对方有跑动和拉枪栓的声音。这时,我对弯腰跟上来的翻译小李说:“你赶快大声问问,对方究竟是人民军还是李承晚(指敌伪军)”翻译跟他们对答了几句,说:“他们是人民军。”“你让他们过来两个人。”我不放心地说。我觉得对方如果是敌伪军,他们已听明白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绝对不会过来人。不管敌我力量对比如何,“狭路相逢勇者胜”,那就得开火,气氛紧张极了。这时不管谁先扣动扳机,遭遇战就发生了。幸好,对方是朝鲜人民军,而且还边走边喊着话过来了两个人,并激动地拉着我们的手连声说“中国道木、中国道木”(中国同志),我们双方由紧张变成了会师的喜悦。原来这里守着人民军一个排,他们是掩护人民军撤退的最前沿阵地,人民军总部也已靠近鸭绿江边,他们还不知道中国人民志愿军已取得温井大捷和在古场全歼敌伪军,部队已向前发展的情况。他们的少尉排长听说后,连忙去摇电话,向上级汇报情况。

  这次夜闯人民军的前沿阵地,幸未开火,好险!

?

Copyright @2014-2018 m01.337701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中骏娱乐城 金沙赌钱 财富娱乐升级版 cc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摩斯国际棋牌天天洗码
太阳城是黑网站吗 亚洲城官方网站 豪赢棋牌游戏官网 菲律宾太阳网城上娱乐 优优娱乐周周加赠
新开PT老虎机 钻石app手机版 玛雅棋牌游戏 新宝娱乐会员网 澳门金沙新平台
NBA下注开户 澳门环亚线上开户 申博怎么投注 申博太阳城网上代理 申博太阳城游戏现金网